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返回首頁
信息中心
推薦新聞
當前位置:   首頁 >> > 信息中心 > 糧油政策

中國農業的根本出路在哪里

發布時間:2012年10月17日 點擊次數:9046 信息來源:
當前,我國已進入加快改造傳統農業、走中國特色農業現代化道路的關鍵時期,農業科技對“三農”發展的支撐作用越來越突出。近日,我們到中國農業科學院、遼寧省、重慶市實地調研,與50多位專家進行了座談,就貫徹好全國科技創新大會精神、盡快把農業科技創新落到實處,形成了一些看法和建議。
  
  一、加快農業科技創新的任務十分緊迫
  
  推進農業科技創新,對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生態安全、農民增收和農業可持續發展,應對新一輪世界科技挑戰,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農業科技創新是實現糧食持續穩定增產的根本途徑。隨著我國工業化、城鎮化快速推進,一方面全社會對農產品需求剛性增長,質量要求不斷提高,另一方面我國農業僅僅依靠水土資源和不斷增施化肥實現大幅增產的余地越來越小。2011年我國糧食實現連續8年增產,其中單產提高使糧食增產2127萬噸,對增產的貢獻率達到85.8%,潛力已經不大。今后僅靠傳統的農業科技難以支撐農業持續發展和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出路在于加快推進農業科技創新。
  
  農業科技創新是推動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變的強大動力。我國農業正處在由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過渡的階段,農業產業化經營初步形成但農產品科技含量較低,小規模生產和松散型合作經營仍占主體地位,這與現代農業的要求還有很大差距。實現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變,關鍵要通過科技創新突破資源的瓶頸制約,徹底轉變農業發展方式,建立農業持續增收的長效機制,實現高產、優質、高效、生態、安全的目的。
  
  農業科技創新是保護農村生態環境、實現農業可持續發展的必然選擇。近年來,隨著全球氣候變化,我國自然災害特別是水旱災害總體呈偏多發生態勢,水土流失、草場退化和農田污染等生態環境問題尚未得到有效遏制。提高資源利用效率、改善生態環境、保障農業和農村可持續發展,任務十分艱巨。必須通過科技創新,為土壤、肥料、水分、光熱資源等提供高效利用技術、耕地保護與替代技術、精確施用技術、重大農業生物災害防控技術、生態農業與環境工程技術等,形成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的農村技術體系。
  
  農業科技創新是迎頭趕上世界農業科技革命的客觀需要。世界范圍內正在醞釀新的農業科技革命,我們能否應對得當、取得突破,直接關系到我國農業發展的未來。當前要著重從三個方面進行科技創新:一是以生物技術為核心,通過轉基因育種技術等先進技術培育新品種,提高產量、品質、抗病蟲能力和抗逆性等;二是農業信息技術要有新突破,要促進農業信息資源的處理和獲取、農業系統模擬與數字農業、農業生產管理與專家系統、農業遙感與信息實時處理等技術成果迅速向生產、生態和生活各環節滲透;三是要對高產值、高效益的工廠化種植、養殖技術進行研究和創新,發展高效集約型的農業技術,突破一些地區資源緊缺帶來的局限性。
  
  二、正確把握農業科技創新的差異性特征
  
  農業科技創新由于研究對象的特殊性、影響因素的復雜性,與其他領域的科研創新活動相比具有明顯的差異性特征,正確理解和掌握這些特征是我們加快推進農業科技創新的前提。
  
  公共性特征。農業科技創新的服務對象和應用者是千家萬戶的農民,要以廉價的方式讓農民廣泛應用創新成果,因此科技創新不能只靠市場機制。此外,農業科技創新具有多種社會功能,在獲得經濟效益的同時還具有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體現著很強的公益性和社會性,這就決定了僅靠市場機制作用,農業科技創新必然面臨投入不足問題。因此,需要充分發揮各級政府的支持和引導作用。
  
  地域性特征。農業科研的對象是有生命的植物和動物,科研成果的大面積推廣和應用,要受地理氣候、自然資源、環境條件的制約,因此運用農業生產措施、物質手段、操作程序等都帶有顯著的地域性特征。
  
  長期性特征。對植物育種、動物繁育新品種的研究,既受動植物自身生命周期、自然環境的影響,又受農業生產諸要素相互作用的影響,通常要經過多代的遺傳、篩選、培育,才能育出新品種,因此農業科研周期相對較長。以小麥為例,育出一個新品種需要7年到8年。
  
  風險性特征。農業是自然風險和市場風險相互交織的產業,農業科研的風險集中表現在兩方面:一是農業科技發明創造難,主要是探索生物內部規律及它與外界因素的關系,發明創造周期較長、難度較大,充滿風險;二是農業科技應用難,不僅受到推廣組織、推廣方式以及推廣人員素質的制約,還受到自然地域、市場環節、農民素質等多因素的影響,不確定性因素較多。
  
  三、我國農業科技創新面臨的主要問題
  
  目前,我國科技進步貢獻率只有53.5%,農業科技成果轉化率只有40%左右,遠低于世界發達國家。我國雖擁有世界上最大的農業科研、教育、推廣機構和隊伍,但創新能力尚未充分發揮,突出表現在大宗糧棉油等領域育種科技創新能力不強、育種工作機制不活、管理不科學、引領產業能力弱等。
  
  農業科研投入總量不足,科研人員花費的精力“創收大于創新”。農業科技作為公益性、基礎性產業,其基礎性地位沒有在公共財政支出中得到應有體現。一是投入強度偏低。有關分析表明,我國農業科研投資強度為0.77%,遠低于全國科研投資強度1.7%的水平。二是財政基本支出嚴重不足。以農業部三院(中國農業科學院、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為例,財政基本支出對三院人員工資待遇和運轉費用保障率僅為30%左右。三是項目穩定性支持比例過低。據估計,國家級農業科研院所項目的穩定支持經費僅為20%—30%,科研拔尖人才疲于爭項目、攬活干、應付各類檢查等。據調查,近20年來,骨干科研人員直接從事研究的時間比以前要減少23%。
  
  農業科研管理機制不完善,研究經費使用效率不高。國家部委、科研單位、項目實施組織之間分工不明確,造成課題重復,經費使用效率不高。由于農業科研周期較長,國家科研立項時間主要按照國民經濟五年規劃為實施周期,不能確保長周期農業科研項目的連續性,常常出現科研項目半途夭折。另外,目前的“節點式”經費管理也不適應農業科研的特點和要求,經費預算和撥付采取年度撥款制度,由于經費撥付不及時,農業科研項目很難按照國家財政經費預算制度執行,而按照規定項目經費當年用不完要上繳財政,所以年末“突擊花錢”的現象屢見不鮮。
  
  農業科技“小作坊”、“夫妻店”的組織方式難以產生大成果。目前,我國農業科研主要實行以課題制為主的管理方式,由于課題組多為“小團隊”、“小作坊”,不利于產生重大成果。具體表現在:利用公共資源形成的成果,往往掌握在個人手中,甚至有些科研成果被個人倒賣;科研力量分散,科研資源浪費嚴重,難以形成突破性、實用性、跨專業、綜合性成果,科研成果轉化率低。我國每年有7000多項農業科技成果問世,但轉化為現實生產力的僅占40%左右,主要原因是缺乏自主創新的突破性成果和關鍵技術。要逐步改善這一現狀,必須從調整組織方式著手。
  
  農業科研隊伍流失嚴重,拔尖人才缺乏。農業科技創新的關鍵在于高素質的人才隊伍。然而,農業科研單位由于研究條件差、待遇低,人才流失較為嚴重。中國農科院和遼寧省農科院都反映,近年來,每年科研人員的流出率約為職工總數的3%—5%,以副研究員以上科研骨干和技術后備力量流失為主。隨著農業科技發展,學術拔尖人才和學科帶頭人、新興學科和交叉學科的高素質人才更顯得缺乏,阻礙了農業科技創新。
  
  四、在農業科研體制機制創新上實現新突破
  
  今年中央一號文件再次明確了農業科技的公共性、基礎性、社會性的定位,這是符合實際的。我們應當以此為基本依據,重點在農業科研體制機制創新方面尋求突破。
  
  從農業科研機構的公益性質出發建立財政投入標準體系。一是人員經費要按在職人員和離退休人員分類投入,在職人員財政投入要保證其工資等基本待遇,離退休人員經費單列,中央財政予以全額保障,逐步向社會保障過渡。二是全額保障農業科研機構正常運轉費用。三是農業科研單位職工收入不低于同地域同類行業的平均收入水平。
  
  加大農業科技創新的投入強度,優化投資結構。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的研究表明,當一個國家農業科研投資占農業產值比重大于2%時,該國農業科技才會出現原始創新,農業與國民經濟其他部門才可能協調發展。結合我國實際,我們建議,2015年我國農業科技投入強度(農業科研支出占農業生產總值的比重)應提高到1%左右,到2020年力爭達到2%左右;2015年農業科技投入占財政總支出的比重提高到0.6%,2020年提高到0.8%;2015年農業科技穩定投入的經費比例提高到60%以上,競爭性投入下降為30%左右,并安排10%左右的經費開展應急性研究。
  
  打破多部門多頭管理體制,實施科研立項和經費統籌管理。要建立符合農業科研特點的經費預算與使用制度。第一,建立農業科技管理的宏觀協調與會商機制,建立由相關部委參與的部際聯席會議制度,加強農業科技管理的統籌協調。第二,強化農業科技創新的質量管理,建立分類評價機制,將同一化評價轉為差異化管理,重在落實責任,激勵研發。第三,合理界定各級科研機構的職能與分工,明確國家級農業科研機構負責基礎性和戰略性研究,而地方農業科研機構根據區域特點開展有針對性的應用研究。
  
  著力培養農業科研創新領軍人物。一是加強人才培養和引進,吸引一批具有世界前沿水平的高級農業專家。二是建立人才激勵機制,以完善工資分配機制為核心,健全符合公益性科研單位特點、體現崗位績效和分級分類管理要求的收入分配與激勵制度。三是建立科學的評價與考核機制,扭轉目前重論文數量輕生產應用,注重量化指標、新穎性、前沿性,忽視與產業需求相結合的傾向。四是通過培養聯合攻關團隊,形成分工協作、優勢互補的農業科技創新組織方式。
  
  開展農業科技體制機制創新試點。要選擇一批基礎扎實、條件較好的科研機構,開展綜合創新試點,從投入、體制機制、評價體系、人才培養等各方面開展創新試點,總結經驗,完善政策。
北京pk10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