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返回首頁
信息中心
推薦新聞
當前位置:   首頁 >> > 信息中心 > 熱點聚焦

《2009中國糧食市場發展報告》序言:春天的機遇

發布時間:2009年08月19日 點擊次數:12313 信息來源:

春天的機遇

 

當我們以百感交集的心情,告別難忘的2008年,迎來的卻是21世紀最“寒冷”的春天。世界金融危機的爆發、蔓延,讓料峭的初春更加寒氣逼人。在這場百年一遇的“寂靜的海嘯”沖擊下,中國還算幸運。然而,世界就不那么樂觀,至今仍被“冰封雪鎖”。面對結伴而來的世界糧食危機、石油危機和金融危機,人們試圖從不同的角度來詮釋它,然而見仁見智,莫衷一是。這三者之間究竟存在何種關系?糧食危機對我國有什么影響?我們應該如何應對?

提高認知,直面挑戰

世界糧食危機、石油危機和金融危機的爆發,盡管原因是復雜多樣的,但從根本上講,是市場經濟制度周期發展和政治博弈的必然結果。它不僅對世界金融體系和經濟發展模式產生深遠的影響,而且也對人們的價值觀念造成巨大沖擊。因此,提高糧食行業對此次互為推動、相互疊加的多重危機的認識,才能從容應對各種挑戰。

糧食危機與石油危機和金融危機存在必然聯系。糧食危機是這場金融風暴的先兆。全球糧價暴漲,谷物期貨價格連創歷史新高,大大超出了因災減產造成糧價波動的正常范圍。許多發展中國家嗷嗷待哺的饑民買不起糧,吃不飽飯,致使騷亂頻仍,聯合國糧農組織敲響了“世界糧食危機”的警鐘。然而,糧食危機尚未好轉,石油危機接踵而至,本來有望創造每桶200美元天價的“神話”,卻由于美國次貸危機的爆發,才在高價位戛然而止。于是,一場世界金融風暴在糧食價格、石油價格的“瘋狂”中誕生。

從糧食危機與石油危機的關系看,國際油價新一輪上漲,提高了農業的生產成本,成為糧價上漲的重要因素;而生物能源迅速發展,加劇了糧食供求的不平衡,成為推動本次糧價上漲的最直接的原因。

從糧食危機與金融危機的關系看,美元是金融危機的主角,美元貶值則是糧食、石油等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上漲的主要原因。美國網絡泡沫破滅之后,為了刺激經濟增長,美聯儲連續降息,刺激了房地產等市場的“繁榮”,美國經濟出現了低通脹、高就業的“完美”增長。華爾街五花八門的金融創新,使資產泡沫越滾越大,為危機埋下伏筆。美國長期實行的擴張性貨幣政策,既刺激了經濟增長,也成全了全球通貨膨脹。伴隨美元貶值,流動性泛濫,大量投機資本涌入糧食等大宗商品市場,導致期貨、現貨價格的持續上揚,居高不下的糧價進一步加劇了本已嚴重的糧食危機。

金融危機重創自由放任的市場經濟模式。世界糧食危機、石油危機和金融危機,美國均是始作俑者,“美國打個噴嚏,世界就會感冒”,足見美國經濟對世界影響之大。經濟自由化形成的泡沫,幾乎讓所有的人失去理智,“金融家的貪婪、投資者的盲目、監管者的松懈、政府的失察”為金融危機的爆發埋下惡果,所謂:“患生于多欲,害生于弗備”。“無可奈何花落去”,自由經濟不再風光,西方的政治精英們不得不對自己的價值觀做出痛苦的否定:實施國有化,挽救金融業,提振房地產業,拯救汽車工業。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西方經濟學家稱其為“經濟社會主義”。

糧食危機彰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優越性。當世界糧食危機爆發時,中國市場卻是一番“糧食庫存充裕,食品供應豐富,價格相對穩定”的欣欣向榮景象。這是我國多年來立足糧食自給方針、強化糧食扶持政策、嚴格保護生產資源、健全糧食儲備體系的必然結果。中國以不足世界9%的耕地,養活了世界20%的人口,不僅為世界糧食安全作出重要貢獻,同時也為發展中國家樹立了一面旗幟。而中國也因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優越性,成為應對世界金融海嘯的中流砥柱。

糧食問題的“異化”使糧食安全雪上加霜。“糧”和“食”自古以來就緊密連在一起。然而,隨著時代的變遷,“糧”已經不單是“食”的問題了,它日益異化為政治問題、金融問題、能源問題、城市化和工業化等問題。糧食金融屬性的強化,使糧食問題愈益復雜和難以駕馭;糧食能源屬性的增強,使汽車也要與人爭糧;而隱藏在利益背后的糧食陰謀,使糧食的政治屬性更加濃重,糧食安全愈益雪上加霜。這是需要我們應以多維視覺重新思考和面對的問題。

世界糧食危機沒有緩解而在繼續惡化。盡管世界糧食價格與去年峰值相比有較大回落,但仍然維持較高價位,發展中國家買不起糧食的問題依然存在,全世界近十億缺糧人口并沒有明顯減少,僅亞太地區就有五點八三億人口面臨糧食短缺,影響世界糧食供求關系的基本因素并未改變,糧食價格的新一輪上漲也將隨世界經濟的復蘇接踵而至。這說明,世界金融危機掩蓋下的糧食危機不僅沒有緩解,而且在惡化。可以預見,糧食問題將是金融危機下的又一個全球性焦點。

把握機遇,加快發展

盡管世界糧食危機籠罩下的中國糧食市場“風景這邊獨好”,但也應該看到,世界經濟的衰退對糧食行業的潛在影響正在逐步顯現,不可低估。糧食生產和流通存在的諸多深層次矛盾和問題需要認真解決,不可掉以輕心。要加快糧食行業的發展,就必須居安思危,把握經濟調整時期的難得機遇,充分利用國家應對金融危機的一系列支持政策。“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切莫錯失良機。

堅持糧食市場化方向不動搖。30年改革開放歷程,就是市場化的過程,我們初步建立了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基本相適應的糧食流通體制,這是我們應對世界糧食危機的體制基礎。金融海嘯席卷全球,但中國“堅持改革開放不動搖”,再次向世界發出最強音,明示:“危機意味著調整,調整意味著機遇”,“歷史上的危機曾引起人們觀念上的轉變和思想的深化”,增強了全國人民“轉危為機”的信心和決心。然而,面對近幾年一些地方糧食流通體制改革的徘徊和彷徨,感慨系之,“苦海有邊,回頭無岸”!只有深化改革,加快發展,才能抓住后危機時代中國經濟新一輪增長的大好機遇。

保持糧食生產和流通的協調發展。最近幾年,國家為了建立糧食生產持續穩定發展的長效機制,保護和調動農民種糧積極性,制訂了一系列強農惠糧的政策措施,是十分必要的。但是,如何實踐科學發展觀,妥善處理糧食的長期不足與階段性供過于求、糧食總量平衡與結構失衡、糧食周轉儲備與戰略儲備等問題,是實現糧食生產和流通協調發展的關鍵所在。不能單純追求“生產越多越好”,“儲備越多越好”,要保障寶貴糧食資源的高效配置和社會資源的最大節約。

健全現代糧食市場體系。我國糧食市場體系已經初步形成。糧食批發市場已成為合理配置糧食資源、加強糧食宏觀調控的重要載體。期貨市場的預期價格指導作用和保值避險功能也得到較好發揮。但也應該看到,糧食市場體系建設中還存在許多不可忽視的問題:現貨市場上,商品糧流通基本處于無序狀態,政策糧尚未全部進入規范化流通渠道,現代糧食物流還剛剛起步。期貨市場上,糧油品種有待進一步開發,糧食期權和糧食價格指數期貨尚未列入議事日程,期貨價格作為現貨基準價的定價功能尚未發揮。市場主體發育不成熟,作為糧食生產者的農民至今未能進入批發市場和期貨市場,成為糧食市場健康發展的重要制約因素等等。因此,健全完善現代糧食市場體系,當務之急就是創新發展農產品批發市場和期貨市場。但這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慮善以動,動惟厥時”,不可一蹴而就。

理順糧食價格形成機制。糧食市場化改革的核心就是實現糧食資源的合理配置,建立市場形成價格機制。目前我國主要糧食品種實行最低收購價政策,在一定歷史時期內,對于保護農民種糧積極性,加強國家糧食宏觀調控具有重要作用。但糧價作為百價之基,政策性提價往往帶來下游產品及相關商品的系列漲價,而且也會給不正之風帶來可乘之機。特別是國內糧價已與國際市場“倒掛”,有可能對我國的糧食生產和流通構成潛在威脅。因此,健全、完善最低收購價政策,逐步建立市場經濟條件下糧食價格形成的新機制是十分必要的。

完善糧食宏觀調控體系。市場放開后,價格波動是一種常態,特別是與國際市場接軌后,更是如此。因此,完善健全糧食宏觀調控體系,最重要的是運用經濟和法律手段,從宏觀調控的主體、客體、手段、平臺等方面深化改革,以彌補市場失靈。集中行政權利和強化行政干預只能是權宜之計,“往者不可復兮,冀來今之可望”。

加快糧食法規制定。依法行政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必然要求。“當時而立法,因事而制禮”,要在認真總結現行糧食法律法規基礎上,不失時機的加快《糧食法》的制定工作,這是實現糧食問題長治久安的重要保障。

前車之鑒,未雨綢繆

30年改革開放,徹底打破了糧食行業封閉半封閉的狀態,國內糧食市場與國際糧食市場的聯系日益緊密。應對國際糧價大幅波動我們不可能獨善其身,面對國際資本的進入我們不可能關閉大門。應該看到,對外開放可能會使我國糧食產業受到比較大的沖擊,但也為我們打開了一扇利用國際資源保障我國糧食安全之門。因此,充分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建立新型競爭合作關系是新時期的正確選擇。但諸如大豆價格遭遇國際“陷阱”、食油痛失定價權力之類的教訓是深刻的,需要我們認真反思。

糧食的話語權不可旁落。早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美國國務卿基辛格就曾預言:“誰控制了石油,誰就控制了所有國家;誰控制了糧食,誰就控制了所有的人”。糧食成為某些國際利益集團手中的武器,他們操縱市場,攫取財富,企圖控制人類生存鏈條,從而獲取更大的利益。不少發展中國家受發達國家“優惠政策”的誘使,迷信貿易自由化,放松甚至放棄糧食生產,教訓是慘痛的。而中國幾十年來始終堅持“自力更生,豐衣足食”的方針,成為從容應對糧食危機的制勝法寶。因此,面對日益嚴峻的世界糧食形勢,糧食安全永遠都是我國治國安邦的頭等大事。因此,既要旗幟鮮明地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又要牢牢把握涉及國家糧食安全的重要糧食品種的話語權。要根據我國市場發育的不同階段,建立必要的進出口調控機制,避免“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對國際資本進入中國的涉糧行業,要設定范圍,建立安全審查制度,以防大權旁落。

培育本土糧食“航母”應對國際競爭。糧食市場的大門已經打開,國際大糧商越來越深的介入中國糧食行業已不可避免。因此,這就需要我們從糧食安全和宏觀調控的戰略高度出發,提高認知,更新觀念,打破行業界限,取消地區封鎖,整合糧食資源,積極推進產權制度改革,逐步改變糧食企業多、小、散的現狀,培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型糧食“航空母艦”,應對來自國內和國際兩個市場的競爭和挑戰。

慎用國際金融衍生工具。作為市場經濟“晴雨表”的期貨市場,是市場發展的高級形態,其發現未來價格、套期保值和規避風險的功能成為期貨市場持續發展的根本動力。因此,在國際糧油貿易中,利用期貨市場保值避險是十分必要的。但是,也應看到,由于西方期貨市場存在風險管理缺陷,價格的大幅度波動和持續的漲跌停板時有發生。因此,要把握入市時機,選擇交易方式,盡量避免套期保值交易可能發生的價格風險。對于期貨投機,不可存僥幸心理,更不可貿然入市,以免造成重大財產損失。

堅持農產品期貨市場發展的正確方向。世界金融危機的爆發,使金融衍生品備受爭議,一些有識之士呼喚期貨風險管理的理性回歸。在世界糧食危機和金融危機的沖擊下,中國農產品期貨市場“任憑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期貨價格與現貨價格相輔相成,客觀地反映著未來價格的走勢。交易規模不斷擴大,世界排名不斷刷新,這是我國農產品期貨市場健康發展的集中體現。但是還應該看到,中國期貨市場從總體上同國際期貨市場相比,仍然有較大差距,加快其發展和創新步伐,滿足與日俱增的保值、避險和投資需要,是我國期貨市場發展的主旋律。因此,大力開發與實體經濟相關的期貨品種、嚴防國際投機資本的操縱行為、堅持和完善我國現有的風險管理機制、加強期貨行業的規范自律是期貨市場健康發展的根本保證。

面對世界經濟的冬天,我們不禁要問:“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中國經濟率先復蘇似乎已成定局。可以預見,當世界經濟復蘇之時,正是中國經濟新一輪高速增長之始。“圣人常順時而動,智者必因機以發”,展現在“圣人”和“智者”面前的將是一幅更加美好的景色:山重水復已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春。

 

2009318

 

 

北京pk10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