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返回首頁
信息中心
推薦新聞
當前位置:   首頁 >> > 信息中心 > 熱點聚焦

《2010中國糧食市場發展報告》序言: 春天的祈盼

發布時間:2010年06月02日 點擊次數:12471 信息來源:

 

春天的祈盼   (代序)

李經謀

我們滿載著對祖國六十華誕的興奮和喜悅,昂首闊步邁進了后危機時代的第一個春天,撫今追昔,感慨系之。六十年的輝煌成就,不僅極大地提升了中國的國際地位,也大大增強了中華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作為華夏兒女,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揚眉吐氣和躊躇滿志。

百年不遇的世界金融危機已成為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歷史事件。被稱為世界“思想盛宴”的達沃斯論壇今年的主題思想是:“改善世界現狀——重新認識、重新設計、重新構建”。世界在思考,中國在思考,糧食人也在思考,而且思考的是一個“天大”的問題——糧食安全。

接踵而至的世界糧食、石油和金融危機賦予人們認識糧食問題的新視野,糧食安全問題再次被聚焦。大家從多學科、多角度、多領域進行深入探討,可謂華章薈萃,言高旨遠。但國人對糧食安全問題的認知還存在諸多歧見,比如重糧食生產安全而輕糧食流通安全,重糧食數量安全而輕糧食質量安全。也有的認為,在我國不存在糧食安全問題,特別是在階段性供過于求的情況下討論糧食安全是庸人自擾、杞人憂天,這顯然是有失偏頗的。

“糧食安全”的概念是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在1974年首先提出來的,后幾經完善,形成其核心思想:保證所有的人在任何時候都能夠得到生存和健康所需要的安全和富有營養的食品。這充分說明,糧食安全既是一個發展的概念,也是一個系統工程,其內涵和外延都十分豐富,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時期以及不同的消費群體,都會對糧食安全有不同的詮釋。一般來講,糧食安全的概念包括三層含義,即數量保障、質量保障和購買力保障,它們是通過社會再生產過程的生產、流通和消費階段來實現的,因此,糧食安全大體上可劃分為生產安全、流通安全和消費安全。生產安全主要是指能否生產足夠數量的糧食保障供應;流通安全則是通過市場的購銷、儲運、加工等活動,將糧食轉化成安全、營養的食品,實現由田間到餐桌的轉移;消費安全則是保證人們有能力隨時得到所需要的安全、營養的食品,這又涉及社會保障問題。可見,三者之間相互獨立、相互依存、相互影響。

新形勢下糧食安全的內涵和外延正在發生新的變化。與以往的世界糧食危機所不同的是,此次危機主要不是出在糧食的短缺上,而是出在糧價的大幅上漲致使缺糧人口買不起糧食上。也就是說,有了糧食并不一定能夠保障糧食安全。因此,我們應以新的視野,全面、系統、科學地認知中國的糧食安全及其可持續發展問題。

“誰知歲豐歉,實系國安危”。長期以來,我國政府始終把糧食生產作為頭等大事來抓,制定了“立足國內,基本自給”等一系列正確的方針政策。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糧食生產實現突破性進展,糧食流通體制改革不斷深化,現代糧食市場體系初步確立,并實現了由供不應求向供求基本平衡的嬗變,這充分說明,目前我國的糧食形勢是基本安全的,是適應我國現階段經濟和社會發展要求的。

但從長遠的觀點來看,隨著人口的增長、耕地的減少、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的加快,我國的糧食安全形勢不容樂觀。因此,要保持我國糧食安全的可持續發展,首先要解決糧食生產、消費和流通中存在的許多認識問題和實際問題。

糧食生產在糧食安全中無疑起決定作用,但如果不遵循糧食生產的基本規律,而是急功近利,過度追求糧食高產,過猶則不及,最終會引發影響糧食生產可持續發展的一系列問題。其一,重產量、輕質量。單純追求糧食產量,往往是以犧牲質量為代價的,盡管國家糧食標準未設營養指標,但糧食質量下降,已是不爭的事實,加之一些地區農田污染嚴重,構成了糧食生產的“隱性風險”,這同我國“高產、優質、高效”的農業發展戰略背道而馳。其二,重開發、輕保護。過度消耗大自然的恩賜,使有限的耕地逐漸貧瘠化,會引發一系列環境和社會問題。舍本逐末,竭澤而漁,曾經的“黑土地”恐怕只會留在人們的記憶里。其三,重數字、輕實際。當糧食產量成為某些地方政績的“標的物”時,那么實際數量就有可能被“潛規則”,從而褻瀆了《統計法》的尊嚴。

盡管糧食生產安全尚存不少“隱性風險”,但畢竟有了基本的數量保障。令人堪憂的是,大量存在于糧食流通中司空見慣的“顯性風險”,并未提升到糧食安全的高度來認知。究其原因,同長期存在的“重生產、輕流通”的思想一脈相承。其一,儲備過剩。由于糧食連年豐收,我國的糧食儲備不僅超過了國際安全標準,也超過了我國規定的儲糧標準,且品種結構也不盡合理,這不僅增加了儲藏成本,也增大了糧食陳化、變質的風險,“前車之覆,后車之鑒”,教訓是深刻的。這是糧食生產和糧食流通脫節的突出表現。其二,流通無序。目前我國的商品糧流通在很大程度上還處于無序狀態,即使國家用于宏觀調控的政策糧食,也未全部納入規范化市場流通,加之普遍存在的“出庫難”、“運輸難”,一旦出現地區間糧食結構性短缺,貨不暢其流,也會成為糧食安全的隱患。其三,加工堪憂。在糧油食品加工中,距國家“安全、優質、營養、方便”的要求相距甚遠。屢禁不止的濫用添加劑問題、過度加工造成的營養流失問題、以及飯店作坊的食品衛生等問題,已成為人們健康的“隱形殺手”,不可等閑視之。其四,浪費嚴重。糧食流通及消費過程中的浪費現象觸目驚心,“強本而節用,則天不能貧”,僅僅宣傳“節約糧食光榮,浪費糧食可恥”是不夠的,要提升到糧食安全的高度來認識。其五,價格干預。糧食價格由國家制定而非市場形成,會造成輪番提價和帶動相關產品漲價的不良循環,而且有可能增加通脹壓力。“谷太賤則傷農,太貴則傷末”,雖然有利于農民的現實利益,但不利于農民的長遠利益,也影響消費者的利益,我們是有前車之鑒的。其六,調節滯后。近年來,國外糧價高于國內糧價時,限制出口,而國外糧價低于國內糧價時,又出不了口,從而失去了靈活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調劑供求、緩解我國糧食生產壓力、促進土地休養生息的機會。

糧食消費是糧食生產和流通過程的終點,要實現糧食消費安全,任重而道遠,因為它是以糧食生產安全和流通安全為前提的。即使有了糧油食品數量和質量的安全保證還是不夠的,還要有與購買力相適應的合理的價格水平。由于我國建立了主要糧食品種的宏觀調控機制,加之社會保障體系的不斷完善,一般不存在因購買力問題而引發的消費安全問題。但是也應該看到,對于“話語權”不在國家手中的糧油商品,其消費安全風險還是存在的。因此,如何在世貿組織規定范圍內,切實保障這類商品的消費安全,成為我國糧油安全需要面對的新課題。

“東方風來滿眼春”。成功抵御了世界糧食危機、并在金融危機中率先復蘇的中國,正在建設“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的小康社會,以科學發展觀認知糧食安全,以市場經濟原則解決糧食安全中的問題,切實保障我國糧食安全可持續發展,是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必然要求。盡管糧食安全“路漫漫其修遠”,但我們有優越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一個“供給穩定、儲備充足、調控有力、運轉高效”的糧食安全保障體系正在構建中,可以預見,我國糧食安全可持續發展的前景非常廣闊。

中國糧食的長治久安——所有糧食人終生的祈盼。

2010318

 

 

北京pk10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