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返回首頁
信息中心
推薦新聞
當前位置:   首頁 >> > 信息中心 > 熱點聚焦

《2006中國糧食市場發展報告》序言:守望春天

發布時間:2008年09月24日 點擊次數:13134 信息來源:

編者按:本文是鄭州糧食批發市場總經理李經謀為2006中國糧食市場發展報告》一書所作序言。序言中提出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應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盡快建立市場經濟條件下的糧食價格形成新機制2006中國糧食市場發展報告》由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我國著名糧食專家和期貨專李經謀先生主編,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20066月出版。該著作是《中國糧食市場發展報告》的第四卷,內容翔實,分析透徹,無疑是2006年中國糧食經濟界的重要學術成果。現特刊發該報告的序——《守望春天》,以饗讀者。

 

 

 

守 望 春 天

(代 序)

 

李經謀

 

2006年《中國糧食市場發展報告》攜淡淡的墨香如約而至。從2003年首卷序言《春天的報告》,到2004年《又是一年春來時》、2005年《春天的思考》,《中國糧食市場發展報告》與春天結下了不解之緣。市場化改革就是糧食市場的春天,序言忠實地記載著我們美好的心愿與期盼。誠如著名經濟學家馬曉河先生在書評《一枝一葉總關情》中所講:“三篇序言均切中糧食市場要害。所提建議高屋建瓴,對實際決策和學術研究都有一定的參考價值。”而誕生在春天里的《中國糧食市場發展報告》注定要以“志不求易,事不避難”的精神,承擔起研究、探索新時期糧食市場熱點、焦點、難點問題的重任。

    圍繞“春天”作文章,是我們以“問題意識”的新視野,對糧食市場化所涉及的既相對獨立,又互為聯系的諸多“問題叢”,進行全方位認知和探尋的一種新嘗試。“問題意識”是美國著名史學家史華慈提出的新概念,是在實踐探索和理論思辨過程中以質疑、探尋態度審視主客觀世界的一種新的思維方式和方法。樹立“問題意識”就是要勤于思考問題,善于發現問題,勇于提出問題,努力解決問題。毛澤東同志早在60多年前就提出過“問題就是事物的矛盾,哪里有沒解決的矛盾,哪里就有問題”。這就要求我們應以“得時無待,時不再來” 的高度責任感強化“問題意識”,不斷提升對糧食市場化進程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的敏銳感知和駕馭能力。最近幾年,我們先后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的糧食流通安全、現代糧食市場體系和糧食宏觀調控等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不難發現,所有這些問題都同糧食價格息息相關,形成了典型的“問題叢”。

2004年以來,國家全面放開了糧食收購價格,并連續頒發了三個關于“三農”問題的中央一號文件,出臺了一系列惠農政策,充分體現了國家對農業、農村、農民問題的高度重視。但隨著糧食生產形勢的變化,糧食增產與糧價合理穩定的矛盾已變得非常尖銳。我們看到,自200310月糧食價格經過幾輪較大幅度的恢復性上漲后,2004年中期即出現了持續回調的態勢,2005年多數月份糧價已是負增長。為了穩定糧食價格,切實保障農民利益,國家不得不啟動最低收購價政策,政府穩定糧價的成本明顯提升,糧食價格已然成為最為引人矚目的焦點。這充分說明我國糧食價格管理體制亟待完善。

“糧食價格改革是糧食流通體制改革的核心”,為了避免“為山九仞,功虧一簣”,應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借鑒國際經驗,結合中國國情,盡快建立市場經濟條件下的糧食價格形成新機制是當務之急。

首先,要完善糧食價格保護體系。盡管我國在糧食價格放開前制定了一系列糧食價格保護政策,但主要是通過流通環節 “暗補”的方式來實現,實踐證明這種方式弊大于利。因此,建立目標價格是一項重要選擇。

    目標價格是國家在一定時期內,根據糧食總量平衡、糧食價格水平以及糧農收益率等因素制定的對種糧農民進行直接補貼的政策性價格。如果市場平均價格達不到目標價格水平,國家則對糧農進行差價補貼;反之則自行銷售。目標價格有利于保護糧農的利益,不會因糧價較大幅度下跌而影響其收益和生產積極性。而且目標價格對市場糧價總水平有重要支撐作用,但又構不成對市場價格的直接干預,也不違背世貿組織的基本原則,因此為許多發達國家所采用。

    其次,要建立市場形成價格的機制。以市場為基礎的價格形成機制是市場經濟的核心。因此,健全完善的現代糧食市場體系是糧食價格形成的重要基礎。經過十多年的發展,我國多層次的糧食批發市場體系已初步建立,通過規范化的糧食批發市場合理配置糧源,可以理順流通渠道、規范交易行為、降低流通費用,并通過公開、公平、公正形成真實的糧食價格,指導生產、流通和消費活動。但由于種種原因,糧食批發市場的重要功能和作用還沒有得到充分發揮。

    另外,還必須充分發揮糧食期貨市場發現未來價格、“熨平”現貨價格和套期保值、轉移現貨價格風險的功能和作用。現貨、期貨兩個市場是糧食市場體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只有二者的發育和健全,才能形成較為完善的市場形成價格機制,才有可能把糧價大幅度波動給生產者、經營者和消費者帶來的風險降至最低限度。

    再次,要建立市場價格調控機制。市場不是萬能的,有時也會失靈,特別是在糧食市場化初期。由于政策變化、信息不對稱及多種因素導致的心理扭曲,如抬價搶購、待價而沽等,都容易造成市場價格的非正常波動,甚至在糧食供求關系相對平衡的情況下,也會引發局部地區和某些品種的供需矛盾。在這個時候,政府應加強對不正常糧價的間接調控而非直接干預,即通過中央糧食批發市場進行政策糧的吞吐調節來平抑市場糧價。當糧價大幅度上漲時,國家可在中央糧食批發市場拋售國家政策糧,抑制糧價大幅上漲;反之,則可以通過中央糧食批發市場采購國家政策糧,促進糧價的合理回升。局部地區糧價的非理性波動,亦可通過區域性糧食批發市場進行調控。令人欣慰的是,國家有關部委和糧食行政管理部門已明確提出按品種劃分建立小麥、稻谷、玉米中央糧食批發市場的意見,這是國家在加強糧食宏觀調控方面邁出的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新步伐。

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加強國家糧食宏觀調控的核心是要緊緊圍繞“價格”作文章。既要充分發揮市場在糧食資源配置中的基礎作用,又要加強國家對糧食價格的保護和對市場價格的間接調控,最終實現國家調控市場、市場形成價格、價格引導生產、流通和消費的良性循環。這將有利于逐步形成我國在世界糧食市場上的話語權。

我國的糧食市場正經歷著“乍暖還寒”的過渡時期,鞏固和發展糧改成果始終是我們面臨的一項重要任務。糧食市場化的航船依然前行,如果把前進中的某些政策調整簡單理解為歷史的“回復”,顯然是不明智的。“請君莫奏前朝曲,聽唱新翻楊柳枝”,而今仍沉浸在“濤聲依舊”夢幻中的人們再不要拿著“舊船票”去登市場經濟的新“客船”。這大概就是“守望春天”的一點感悟吧。

 

 

2006319

北京pk10牛牛